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最难消受美男恩 > 陆笙歌番外
    “皇兄……皇兄……”躺在草丛边的夜桓聿向远处驶去的马车虚弱地叫着。马车最终还是没有停下,他心中绝望着,缓缓闭上了眼。
    “丞相,如今我们该怎么办?”管家有些忧虑地问道。
    “……我们并没有证据证明忠业与这次的事情有关,若是诬陷的他……”马车里传来凝重的声音。
    “可是此事事关重大,若是夏大人真的就是那个与东临国联系的人呢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马车内一阵平静,片刻之后才传出决绝的声音,“那我也绝不姑息!”
    “走!走!”
    正在马车内沉思整件事情的夏丞相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,皱了皱眉,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回丞相的话,前面一群野狗挡了路。”
    “那赶走便好。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管家上前赶走那群野狗,这才发现,刚才被野狗围着的地方,躺着个孝。孝昏迷不醒地躺在草丛里,身上的衣衫已被野狗撕扯开。
    “……”感觉马车迟迟没有前行,夏丞相皱了皱眉,“怎么还不走?”
    “丞相……这……这有个孝……”管家一时也不知怎么办才好?
    孝?夏丞相皱了皱眉,掀开车帘走下了马车。他来到不远处的草丛边,果然看见一个小男孩昏迷不醒的小男孩。他走上前,弯腰测了测小男孩的鼻息,虽然很微弱,但还是有的,又摸了摸小男孩的额头,滚烫的感觉从掌心传来,他不禁一愣,“这孩子若不是得了疟疾……”
    “疟疾!?”管家听闻连忙后退了一步,有些担心道,“丞相,我们还是快回府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夏丞相摇了摇头,“带他回去。”
    “您在说什么呀!”管家惊讶道,“这孩子得了疟疾,就算我们带他上路,但这一路颠簸,恐怕这孩子是挨不到回南靖啊……再说,若是这疟疾之症传给小姐,可是不得了的事!”
    芊芊……夏丞相拧了拧眉,却还是坚持道,“带上他吧。”若不救他,只怕这孩子还没完全断气就被野狗分食了,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孩子死在荒郊野外。
    “……”管家虽然一百个不愿意,却也不能违逆丞相的话,于是只好一手捂着口鼻,一手将那孩子扛上了肩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缓缓睁开,坐起身,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,他愣了愣,这里是哪?
    他掀开被子下了床,走到门边,缓缓将门打开。只见门外是一个漂亮的大花园,穿着同样衣服的男男女女来回忙碌着。
    “你这小子醒啦!”不远处的声音吓了他一跳,转眼看去,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朝他走来。
    他不认识他。
    “你真小子可真是福大命大,若不是丞相救你回来,你早就被野狗吃了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他默不作声,因为他不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,自己又到底为什么会差点被野狗吃了,他甚至想不起自己是谁。
    “白叔叔!”忽然,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,他一愣,只见中年男人身旁多了个粉雕玉器的小小人儿。
    “小姐啊。”白管家笑了笑,“小姐今天,没去学课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听着白管家的话,那小人儿嘟了嘟嘴,“才不想去呢!每日都去,爹爹都不让出去玩……”
    白管家笑着捏了捏她的脸,“只有学好了课,宸逸皇子才会喜欢小姐啊……”
    “才不要皇子喜欢!”小人儿嘟了嘟嘴,“芊芊只要爹爹娘亲,还有白叔叔喜欢就好了!”
    这讨喜的小人儿……白管家喜笑颜开,却还是装作严肃的样子,“小姐可不能这么说……”
    “白管家!”远处忽然有人找白管家。“来了!”白管家应了一声,然后低头看向小人儿,“小姐快去学课吧,若不然丞相该生气了……”说完了这几句,便走开了。
    晶亮的大眼忽然转向他,他一愣,有些不知所措。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那小人儿上前一步,来到他面前。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他一时心慌。
    “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?”小人儿淡淡的眉皱了起来。
    “……”他还是愣愣摇头。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?”小人儿不禁更加奇怪。
    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    “怎么还会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?”小人儿皱起眉。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心中不知怎地变得低落沉闷,他究竟是谁?怎会连自己的姓名都不知……
    “那你日后便叫笙歌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听着那脆生生的声音,他惊讶地抬起头,只见那小人儿正笑看着她,粉嫩的唇一张一合,露出洁白的小齿,“听过笙歌吗?可好听了……”